八三夭
產業觀察

為什麼八三夭不能摔麥克風?

難得在版上又能看到過去同行的朋友們都在講同一件事: 八三夭校園演唱會在台上摔麥克風被硬體工作人員拍下來公審,八三夭馬上發文道歉表示硬體有問題但是情緒反應過度,願意道歉賠償。

其中有人從台灣音響硬體產業的角度切入,敘述了過去多年以來台灣硬體從業人員缺乏完整培訓系統,導致工作人員專業能力參差不齊,造成許多演出者或樂團對於尤其在中南部的硬體容易出現偏見。

在這個演出成敗由表演者全扛的直觀印象世界,確實硬體出問題時,全世界最不爽的絕對是站在台上的人。

身為曾經也在台灣演出數百場的偶像樂團主唱,我完完全全可以理解。

PA

我們當初甚至自己私下有「無敵懶人包」,在最糟糕的情況下用來對付來自星星的硬體公司和工作人員 -

也就是除了主唱的麥克風和鼓組,其他樂器全部都當mp3播放(所謂的program),至少能確保現場硬體人員的技術負擔在最小值,只要能看得懂左右聲道兩個訊號然後不會忘記把開關打開,現場聽覺就不至於太悲劇。

畢竟在那個歌手表演都只需要伴唱帶就能表演的時代,你一群人搞個樂團來表演就是在增加硬體工作者的負擔,講話都要謙卑謙卑再謙卑。

所以我完全能理解阿璞,

要是我人生有個機會能在台上帥帥的摔個麥克風,像個搖滾英雄一樣,那我一定會挑那個硬體出包害我演出不爽的。

而站在硬體工作人員的立場,必定也覺得自己就算出包,身為「公眾人物」的「藝人」也不應該破壞我的器材,有話可以好好講

 (但事實是表演都結束了講了也無濟於事只會多惹事)。

所以站在「表演者 vs 硬體公司」的角度,其實這題沒什麼好爭論的,簡化之後的爭論點就變成「你出包永遠都我在扛 vs 我出包你可以好好講」,就跟婆媳問題一樣吵不出結論的。

八三夭

看了好多篇版上PO文都在爭論這些,然後最後卻是「摔別人的麥克風就是不對」這類小學在教的道德結論,覺得好生可惜。

不如就藉機讓我們來聊聊為什麼明明網路上一大堆音樂人或樂團不論大牌小牌,在台上丟麥克風、砸鼓、踹音箱、摔吉他隨便找都有,但是大家都還是開開心心相安無事的情況。

不只是西洋搖滾英雄們,東洋的嘻哈歌手也不遑多讓,所以也不能說這是必然的地區文化問題,但為什麼八三夭就是不行?

先講我的結論:那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八三夭就不是這樣的樂團」。

讓我舉幾個例子好了

如果你去參加廟會遊行,你會預期看到畫臉譜的神將團、滿地的鞭炮、敲鑼打鼓的北管樂隊甚至是鋼管女郎。

如果參加的是交響樂演奏,你會預期大家正裝出席西裝禮服、安靜的觀賞空間然後要小心不要在不該拍手的時候拍手。

如果參加的是Live House演出,你會預期有吧檯可以點酒喝、大聲的外場喇叭、灰暗的空間和集體蹲在門口路邊抽煙的樂迷。

如果我們把範圍縮小到同類型的演出,拿演唱會舉例好了

如果台上的是謝和弦,你會預期他四處蹦跳對著麥克風大吼然後出現一些政治不正確的言論。

如果台上的是費玉清,你會預期溫潤美妙的嗓音和溫文儒雅字正腔圓的中文發音。

如果台上的是MC熱狗,你會預期聽到和看到很多跟辣妹有關的內容。

如果台上的是歐陽三姐妹,你會預期感受到祖國的偉大和中華民族的驕傲等等。

謝和弦

而如果到了現場看到的事實和預期差距甚大,問題可就大了

舉例

如果台上的是Guns n’ Roses結果Axl Rose面帶微笑和藹可親的唱完全場,對工作人員和大家鞠躬哈腰彬彬有禮。

再舉例 如果台上的是滅火器,結果大正分享去中國旅遊看到先進發達的硬體建設覺得萬分驚喜。

三舉例 如果台上的是草東沒有派對,結果整場演唱會分享了滿滿的Peter Su心靈雞湯語錄。

以上不曉得有多少人能接受 ?

儘管你不能攻擊說他們錯 但一定也是滿腹說不出的怪,

如果你是他們的樂迷甚至可能會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

這跟他們有多紅或是有多大牌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純粹只是因為這些行為不是你所了解的他們,所以你感到不自在。

在心理學中當這類情況發生時,人們心中的警鈴就會響起,然後開始試著糾正這些行為或是開始探討這些違和感的原因。

這也是為什麼男女朋友容易會出現對方劈腿的神準第六感:因為他的某些行為和你所理解的他不一致,也就是柯文哲所說的:「怪怪的」。

許多人說台上爆氣摔麥克風是對於歌迷的不尊重,

我得說,在藝術的世界裡,如果你的群眾都知道你爆氣的性格,結果出事的時候你不爆氣還好聲好氣,那才是最大的欺騙和不尊重。

那八三夭真的有機會能擁有「搖滾精神」嗎?

以上舉例了好多個如果,相信大家已經能理解,

如果今天八三夭是一個普世認知之下的「搖滾」樂團,

從開始的第一天就是滿滿的搖滾人格和態度,遇到爛音響公司就現場開幹,一路扛著華人世界的道德譴責經營到今天,面對政治不正確的價值也依然堅守自己的人格態度立場然後對世界比中指,

我相信今天他們怎麼摔麥克風、怎麼踩大鼓,大家都會覺得「啊他們就是這樣啊」

雖然不代表他們因此這個行為就是對的,同時也一樣會有很大一群人不苟同,但我相信大家不會無聊到去追究這點小事,

因為「他們就是這樣」,而會支持他們的人「就是喜歡他們這樣」

就像儘管許多人不認同廟會遊行活動後留下的鞭炮渣和檳榔渣,不認同選舉之後留下的競選旗幟和看板,不認同辦跨年演唱會要大規模的交通管制,但事主並不會輕易成為眾矢之的,也往往可以安全下莊明年再來一次,因為大家都「不意外」。

但八三夭真的有機會能擁有「搖滾精神」嗎?

在他們起家的當年可以說是真的不可能,畢竟那還是唱片公司掌握通路隻手遮天的年代。


其實他們根本沒有選擇。

在藝人和藝術家的光譜中,我認為他們還是偏向藝人這一邊的,

也就是整體的創作和操作方向是商業考量大於藝術價值考量的。

singer

也就是說當「讓更多人喜歡」和「想表達的情感」出現衝突時,他們最終會選擇的是前者,而就算他們想選後者唱片公司也不會同意。

也就是說,其實他們根本沒有選擇

我也相信在他們自己的世界裡,和整個華語主流唱片圈的眼中,八三夭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他們妥協了很多事」。

所以當這種事發生的時候,硬體公司就算當天出的包再大,只要沒有大到現場觀眾一起傻眼,唱片公司總是會壓著藝人的頭出來道歉的,反正道歉不用錢加減消火消火。


用自己的怪方法找到那些會喜歡你的怪人,然後當一個怪咖藝術家。

而現在的時代不同了,沒有唱片公司大家一樣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如果和這個世界廣大的獨立藝術家一樣,用自己的怪方法找到那些會喜歡你的怪人,然後當一個怪咖藝術家。

這樣我向你保證,就算你的演出再怪再囂張再離經叛道,愛你的怪人永遠都會愛你,你也不需要因為你的怪,和任何人道歉。

如果我是阿璞,知道自己被拍下來公審,我就會直接打包一套新的鼓一支新的麥克風,在包裹上大大的寫著「硬體故障硬體爛,自己出包自己扛」直接送去硬體公司然後拍照發文。

Axl Rose

美國搖滾樂創作歌手和音樂家Axl Rose

但我不是台灣搖滾大團,所以也只能躲在國外動動筆嘴嘴砲而已。

一路向政治正確「妥協」是絕對妥不出世界級的藝術家的。

那到底為什麼我要寫這篇文章呢?

因為我希望未來能看到一位在音樂方面,出現真正的華人國際巨星,能帶著和我相似的文化背景和足夠的文化理解,唱著我們都聽得懂的歌,在全人類的舞台上讓我們為他感到驕傲。

而我非常確信,一路向政治正確「妥協」是絕對妥不出世界級的藝術家的

不過還有另一個原因

就是當年在海洋音樂祭主舞台,阿璞在後台看著轉播電視模仿嘲笑我唱歌的動作,結果殊不知後台都是我們的人。

就跟阿璞想摔麥克風會挑個硬體出包的,我想嘴產業也就挑個有讓我不爽過的好了。

所以阿璞啊,想摔MIC真的沒問題,但摔完還要被公司壓著頭道歉實在是很難看。

如果八三夭真的如自己所說的搖滾一生懸命,那就拿出搖滾歌手的骨氣從現在開始展現壓抑多年的搖滾精神,讓大家集體傻眼,然後重新開始累積那些會欣賞搖滾精神歌迷吧!道甚麼歉哪!

你有看過Axl Rose因為自己太有個性太機八而道歉嗎?

我相信就算槍與玫瑰的歌迷跟八三夭一樣多,他也不會道歉的啦。

 

下次再見

我是楊威宇 x

獨立音樂操作資訊交流站,分享如何透過獨立音樂操作,打造專屬自己的獨立音樂的電商時代。

2 評論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