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 music
產業觀察

獨立音樂所撐起的西洋音樂霸權

  從古至今的華語音樂產業,都未曾建立出一套完整可複製的商業操作模式,各領域的產業菁英以「守門人」的姿態評判所有作品,為所有在商業上成功或失敗的作品與音樂人做解釋:『若成功,必定是優秀的作品遇見伯樂,受到良好的企劃行銷包裝。若失敗,必定是音樂人與作品本身的問題。』 

以上兩句話便概括過去數十年來華語流行音樂的經紀操作,從未出現過對於產業結構、操作手段,或音樂人與經紀公司間權力關係與責任歸屬的討論

成功的一線巨星不理解自己的成功是怎麼來的,也沒有人敢白目到願意破壞與工作團隊的關係而進一步分析討論;失敗的一片歌手則從此被退出這個遊戲,也不再有機會檢討究竟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singer

然而將時空視野拉到相對成熟進步的西洋音樂產業(相對成熟進步的「產業」而非「作品」),不像華語流行音樂藝人從懵懂無知加入唱片公司一路培養到成為具備商業價值的藝人,西洋音樂產業從獨立音樂自主操作到成為巨星的案例比比皆是,

甚至可以說整個西洋流行音樂產業,是建立在龐大且完整的各個獨立音樂個體。

獨立音樂島將整理小弟在下本人我在英國所接觸到的產業相關經驗,分享那些在台灣可能不被接受的操作邏輯,以及提出當今華語流行音樂唱片經紀的邏輯漏洞。同時也討論一些音樂人作為一個藝術家對於作品和創作本身的態度和期待。

然而若是要用嚴謹的態度討論音樂操作,就必須對於特定的名詞下明確地注釋。

所以簡單整理幾個常見但非常容易混淆的單詞做個簡單的名詞解釋

本專欄只討論音樂類型的演出者或創作者,不包含影視戲劇等其他領域:

獨立音樂 – 由音樂人本身決定主要的經營方式和作品內容,而產出的音樂作品。

流行音樂 – 音樂人本身對於經營方式和作品內容決定權相對較低,由經紀公司為主導而產出的音樂作品。(由群眾規模龐大的獨立音樂人自己決定向流行音樂靠攏的情況就台灣現況尚不常見,暫不討論)

音樂人– 以音樂為作品、理念與態度吸引群眾支持且以此為生的音樂工作者。

藝術家 – 利用作品、理念與態度吸引支持者的藝術工作者。

藝人 – 以娛樂大眾為主的藝術工作者。


從小眾起家挑戰全世界

在倫敦工作生活的這四年,陸陸續續接觸了許多音樂人和各個不同領域的產業相關工作者,有在主流唱片大公司的、有在獨立唱片品牌的,也有自己一個獨立幹天下的音樂人。

可以明顯的感受出對於產業環境和現況的敘述,主流唱片的觀點和台灣主流唱片相去不遠,守門人對於自己的獨到眼光和自信如出一轍,往往能在一首歌播完之前就丟下「這不會紅」的唯一結論。

而獨立唱片品牌和個體音樂人之間的想法便相去不遠,「經營社群」是兩者最大的共識。

然而在此所指的社群(Community)並非單純指網路上的社群,而是指因為相似的音樂品味所聚集的一群人。

一個同好社群的大集會

在英國看獨立音樂演出是一個非常有趣的體驗,

你會發現參與的聽眾有明顯相似的服裝穿著風格,甚至連舞步和慣用語都非常雷同,

對於他們來說,來參與的並不只是一場演出,而是一個同好社群的大集會。

這裡你會非常容易遇見臭味相投的人,可能同時喜歡同樣的電影、同樣的服裝甚至同樣的藥品。

對於獨立音樂人來說,在群眾基礎大到能進入主流唱片操作的規模之前,經營出這樣的一個社群,就是整個音樂創作事業的唯一重點核心,且自古就一直是如此。


音樂事業的旅程是一個四分之一圓的圓弧線

 

英國的獨立音樂人和品牌非常清楚,對於一個音樂人來說,音樂事業的旅程是一個四分之一圓的圓弧線,起步階段是坡度最陡,是整個事業最困難的部分,卻也是最沒有人提出來討論的部分。而隨著社群規模慢慢的累積擴大,這個斜坡會日漸平緩,經營難度會持續降低,卻也是產業菁英們最常討論的部分。

而他們的任務就是能在這個初期艱鉅的陡坡中抓緊所擁有的社群生存下去,直到進入平緩的階段。而在大量的獨立音樂人和品牌各據山頭之後並長久經營,就會有那麼萬中選一的人出現,在大時代不可抗拒的風潮中,借助主流唱片的操作能力站上風頭浪尖,成為巨星。

群眾數量 (1) (1)


為什麼西洋音樂能創造出各式各樣風格強烈的巨星?

我想上述就是兩者產業上最大的差異。

在華語流行音樂的世界,唯一的視角就是主流唱片的視角,除此之外的一切視角都被排除在外,而西洋音樂產業龐大且完整的獨立音樂生態和操作理念,未曾出現在地球的另一端。

Guns N’ Roses

 

最大的問題是,主流唱片並不具備在音樂人剛起步的事業陡坡中,持續替音樂人創造社群凝聚力的能力

他們的專業在於將已經具備社群規模的音樂人,利用操作大眾話題和曝光媒介的方式,把「只屬於社群聽眾」的藝術家,推向成為「大家都知道」的藝人。

在過去透過壟斷電視電台等主流媒體,較能直接跳過社群累積的階段在聽眾面前狂推猛送空降一位素未謀面的藝人在大家面前,

而在2020的今天,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決定只讓誰看到什麼。

就本質理念上來說,獨立唱片品牌和主流唱片經紀,是兩個幾乎完全不同的產業,至少我看到的是如此。

然而近幾年台灣獨立音樂大勢興起,也走向了分眾這個健康且必然的趨勢,我也非常期待台灣的獨立品牌能創造出各式各樣不同的社群,讓台灣的音樂更多樣化。

用心創作 用腦操作

如果把音樂創作和音樂操作作為學術專業來研究,音樂創作毫無疑問是藝術學院的課程,音樂操作則毫無疑問是商學院的課程

在做音樂的過程中,要做出具備藝術價值的作品必定以「感受」為主要出發點,

只要製作水準在品質基準線(註一)之上,剩下能決定聽眾是否喜愛的因素,就是能否讓聽眾也能擁有「感受」。

 

關於感受

關於做音樂這回事,自從接觸到的人越來越多,我的生活圈也慢慢被眾多浪漫得無可救藥的藝術家們入侵,我發現藝術家們通常有個共同點,不論什麼領域的藝術家:

 通常他們的情緒起伏較大,也就是「感受」對他們來說是相對強烈的

快樂的事情使他們更快樂,悲傷的事情使他們更悲傷,進而必須利用藝術創作的手段來抒發過於強烈的「感受」。

曾經有一位影響我相當深遠的藝術家對我說過:「如果我能擁有任何一種超能力,我希望我能隨時讓任何一個人,馬上感受到我的感受。」這句話便可以直接的概括藝術家和作品之間的關係 – 他們希望其他人能透過作品,感受到他們的感受。

而賣音樂就是完全相反的一件事了,面對茫茫人海的陌生人們,在建立有情感連結的社群之前,最開始的操作手段看的就只有冷冰冰的數據。

就像個商人一樣,利用對於人類行為的研究,用最不影響日常生活軌跡的方式,找到空隙鑽入聽眾的視線,企圖找到那些有可能會喜愛你的作品,並加入你的聽眾社群的人。

 

 

這是獨立音樂島的第一篇分類文章,將來會以「用心創作」「用腦操作」兩大主題,分享更多我在世界另一頭的觀察和體悟。期望能把一些產業操作和藝術創作的西洋普世價值分享給大家,在創作這條寒冷孤獨又漫長的藝術家之路上,為大家點幾盞燭火。

 

我是楊威宇 x

 

註一:品質基準線,指的是一般聽眾所能接受的聲響品質,至於如何知道自己的作品是否在品質基準線之上,以後有機會慢慢說。

獨立音樂操作資訊交流站,分享如何透過獨立音樂操作,打造專屬自己的獨立音樂的電商時代。

留下一個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